54体育

时间:2020/4/4 7:19:02作者:智阳阅读数:2分类:视频

东京奥运的比赛时间正式定为2021年7月23日,但延期一年所带来的连锁反应,依旧在全球体坛甚至是经济市场中发酵。

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都希望把风险最小化,但延期依旧不可避免巨大的经济损失,同时有可能带来法律层面上的麻烦。谈及奥运百年历史的首次延期,法国里昂商学院欧亚体育产业中心主任、欧亚体育产业中心教授西蒙·查德威克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奥运会的任何利益相关方都有可能因为延期带来损失,然后选择在法律层面上解决问题。

54体育和再54体育,就是查德威克谈到的利益相关方之一,他们甚至可以算是最直接的利益损失者。

过去一个月,世界最大的两家再保险集团慕尼黑再保险和瑞士再保险都公开表示,将为东京奥运的取消承担数亿美元级别的风险敞口。

最终,东京奥运会选择延期举行,保险业算是缓过一口气,但这次历史性延期所产生的赔付,或许会对体育赛事保险的未来造成更深层次的影响

近一个月前,慕尼黑再54体育和瑞士再54体育公开表示,他们将为东京奥运会可能出现的取消承担总计大约8亿美元的风险敞口。

在此之前,很多关注东京奥运会的体育爱好者或许不知道,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早早就为这场体坛盛会买好了取消险。

早在2001年,彼时担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的罗格,为了控制财政风险,率先提出如果奥运会被迫取消或中断,要采取发行债券等金融措施提前预案。在此背景之下,国际奥委会开始购买赛事取消或者停办保险。

根据《福布斯》报道,国际奥委会首次投保取消险是针对2004年雅典奥运会,当时国际奥委会购买了总额17亿美元的保险;2006年都灵冬奥会,国际奥委会又签下保额为15亿美元的保单;2008年,国际奥委会向慕尼黑再54体育购买了保额高达41.5亿美元的保险,覆盖北京奥运会、温哥华冬奥会和伦敦奥运会……

而据路透社报道,按照华尔街投行Jefferies的分析师估算,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为东京奥运会方方面面投保的金额超过20亿美元,其中包括电视转播权和商业赞助等领域,当然也包括了取消险。

此外,还有与奥运接待相关的酒店和餐饮服务业保险,大约6亿美元。

一位长期关注体育保险的保险经纪人纪先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奥运会延期举办而非取消,取消险的赔付就小了很多。

大型赛事的取消险一般采取‘一切险’(承保财产因自然灾害或意外事故以及由于突然和不可预料的事故造成的损失,除保险条款规定的责任外,保险人均负责赔偿)的承保方式,所以自然灾害和流行性传染病都应该包括在内。但是慕再和瑞再没有公布保险细节,所以不能确定他们的赔付数额有多大。

瑞士再54体育的一位发言人也向澎湃新闻记者确认,鉴于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发布声明,预计损失将有可能降低。

很显然,相比于奥运取消,因为疫情而推迟一年的决定算是让相关联的54体育缓过一口气。

只要奥运会最终举行,54体育依旧可以从举办中赚到钱。Fieldfisher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西蒙·斯隆就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解释,因奥运延迟产生的保险赔付,能覆盖一些奥运前期已花费的资金以及重新安排和筹备赛事所需的资金。

按照专业人士上述分析,慕尼黑再54体育和瑞士再54体育所需要赔付的金额应该少于此前预计的8亿美元风险敞口。

不过就算加上劳合社(是英国的一家保险人组织。该组织不直接经营保险业务,只是为其会员提供交易场所和有关服务,是世界上由个人承保保险业务的唯一组织)旗下的成员Beazley54体育和Hiscox54体育,还有日本本土的东京海上控股的Tokio Marine Kiln54体育,他们有可能产生的延迟赔付,与日本官方公布的126亿美元的奥运投入相比,依旧只是杯水车薪。

在这场全球大流行的疫情之下,奥运延期所产生的财险赔付其实相比于人寿保险的赔付,并不算大额。

慕尼黑再54体育的董事会成员克里斯托夫·朱雷卡就给出了这样一个参考——一场造成死亡人数到达10万的大流行疾病所产生的人寿保险赔付可以达到16.4亿美元左右。即便奥运选择取消,慕尼黑再54体育的赔付风险也不会超过5亿美元。

瑞士再54体育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瑞士再保险在全球承保的应急风险业务较为分散,这些业务也在不断变化中,但总体来说,这类业务在瑞士再保险财产险业务中占比较小。

但问题是,一场奥运会的举行,从申办到筹备再到举办,长达7年时间,所有的策划运行过程环环相扣。就以相关的保险为例,东京奥运会投保金额超过20亿美元的保险,其中包括人身意外伤害保险、运动员收入损失险,还有为体育场馆提供的财产保险、公共责任险以及跟消费者息息相关的门票损失保险……

除了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相关的赞助商、广播和媒体公司,甚至是旅游和酒店行业都会购买保险,光是相关的签约保单就有成百上千份。

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的母公司Comcast集团首席执行官布莱恩·罗伯茨就公开表示,他们为东京奥运会转播购买的保险,几乎能保证在奥运会取消的情况下公司不遭受任何损失。

这一届东京奥运会,在国际奥委会宣布延期之前,NBC已经卖出了90%的广告,已经产生的12.5亿美元广告收入刷新了纪录。他们甚至已经打造好了一款新的流媒体服务Peacock,原计划在今年7月15日东京奥运开幕前正式面市。

然而,奥运延期一年不得不让所有的计划重新安排,包括今年7月至8月可能空出的广告时间。

有意思的是,NBC的高层已经公开表示支持国际奥委会的延期决定,但是他们不可能自己为延期所带来的损失买单,而是从早就购买好的保险中寻求赔付。

事实上,像NBC这样与奥运相关的合作伙伴或者赞助商在奥运延期后寻求保险赔付的案例或许会一个接一个出现。

延期对于国际奥委会、赞助商、转播商以及合作伙伴的伤害已经是最小化了。法国里昂商学院欧亚体育产业中心主任西蒙·查德威克教授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奥运会的任何利益相关方都有可能因为延期带来损失,然后选择在法律层面上解决问题。

美国《纽约时报》就预测,54体育也希望能够将承担的风险减小,54体育会研究合同的所有条款,尽量减小赔付的金额,而这就可能引发更多的诉讼官司。

如果不是因为这场持续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54体育和再54体育与历届奥运会在取消险上的合作,其实是一门稳赚不赔的生意。

不过现在,不少舆论已经开始担心起疫情之下的保险业,甚至有不少对保险业不太熟悉的人发出了担忧的声音,光是一个奥运会就要赔付这么多,保险业是不是要受到重创?

事实上,保险业并非如此脆弱,特别是在再保险业务更加成熟的欧美市场。

通常针对大型会议或活动,风险会由多家54体育及再54体育共同分担,从而有效降低每个参与者的风险。瑞士再54体育向澎湃新闻记者确认,由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涉及活动管理方面的赔付,瑞士再保险占总体市场的15%左右。

在相关活动取消的赔付上,瑞士再保险将会有数亿美元的风险敞口。但基于全球缓解疫情的努力以及疫情可能持续的时间,当前形势具有高度不确定性。

而慕尼黑再54体育也在早些时候公开表示,对于奥运会延期甚至是取消的风险敞口,都在他们的承受范围之内。

只不过,当这些54体育和再54体育第一次为奥运的延期买了一部分单之后,保险业对于大型赛事特别是像奥运会这样的全球顶级体育赛事的取消风险定价或许会有新的考量。

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之前,赛事取消险经历过最重要的转折点为911恐怖袭击事件。中国人保的赵旭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就举例,此前奥运会取消保险的费率仅为保险金额的1.5%,但911事件后费率上涨到保险金额的4%-4.5%之间,同时恐怖主义风险开始从赛事取消险中排除出来。

在不少保险业内人士看来,疫情对奥运会的巨大影响,或许会像911事件一样迫使保险业重新评估和调整风险的定价。

对此,将为2021年至2028年奥运会提供保险解决方案的德国安联集团并没有公开作出太多回应。

做保险的人都是一群头脑精明的天才。从业这么多年,职业保险经纪人纪先生深谙这个行业的发展趋势,每一次对保险赔付的冲击和挑战都会让他们设计出更多分摊风险的方案,就比如将取消险债券化。

或许他们会设计出类似巨灾债券这样的产品,然后上市,让更多人持有奥运取消的相关债券,从而让更多人去分摊意想不到的风险。

以上信息均来源于网络,仅供参考,如有疑虑的地方请前往官方网址核对,本站不保证信息的准备性!
| 相关文章